寻找一棵桂花树散文随笔

2019-09-05 23:56 关键词:散文随笔 分类:散文随笔 阅读:107

  蜗居小城,在哗闹喧闹、纷扰熙攘中穿越,每次看到冰冷的钢筋水泥建筑如野草疯长,吞噬着绿地、阳光,心里就想起童年小镇的四合院,想起院中生气勃勃的木樨树。

  那棵木樨树该有四十岁的树龄了吧。主冠蓬展如伞,繁枝层叠如盖,亭亭地立在四合院的一隅,将两层小楼掩映在它的腋下。它四经常青,浓荫密布,大人们把它当成院中的净心茶坊,常坐在树荫下下棋、品茗、谈天乘凉,说旧道今,谈笑自若;而我和四合院中的一帮小伙伴,把这当做迪尼斯乐土。爬树、捉迷藏,在树干上练倒立,在树桠上练引体向上,双脚钩在树桠上倒挂金钟,或在树桠上拴两根麻绳,坐在麻绳连成的横担上荡秋千;如果在炎天,爬树捕鸣蝉,捅雀窝,都是非常惬意的。

  最惬意的还是在初秋木樨飘香季候。青葱的密叶间,缀满了一簇簇红色的小花,幽香四溢,沁人心脾。微风拂过,蝶飞蜂舞,香飘几里以外,而我们的四合院,更是覆没在幽香的陆地里。住在四合院里的邻人,每天被浓郁的花香浸润,满身都透着幽香,连说出的话,都带着一股香味儿,惹得镇外的乡民倾慕了好长时候。那时就来了几拨人出八千一万的,想收买这些木樨树,都没舍得。

  那些木樨树总是给我们带来绿荫和芬芳,带来清冷和欢乐,几十年来,一直在我的心中生气勃勃的。

  但是,当我回到阔别二十年的童年小镇时,我再也找不到影象中的四合院,找不到四合院中的木樨树。环顾小镇,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坚固地竖在面前;有些小楼完工多年无人购置入住,成了一座彼具空架没有魂魄的摆设,寥寂黯然了无生机;一些菜地、稻田被围墙圈定,任凭野草自在疯长,几成微缩的热带雨林。昔时的四合院已被新建的小高楼庖代,昔时的木樨树,已不见踪影,留在路边的,是补栽的已枯成标本的幼苗。

  影象中生气勃勃的木樨树呢,如今你落在哪里?

  带着莫名的失望和难过,返回小城。我在小城寻找一棵树,一棵留在影象中青葱欲滴的木樨树。

  但是,小城没有古树的踪影,耳之所闻,常常是街道旁电锯、斧头的“坎坎伐檀”声,刺耳而无情;是液压破拆机钻头拆毁楼板的“哒哒”声,构造枪一样冰冷而坚固;另有高楼拆迁爆破的“砰砰”声,陪同着弥漫的硝烟振聋发聩。走在大街上,很轻易听到都市自觉扩大、尽情收缩的声音,很轻易看到都市急躁攀比、深谋远虑的面目,一座座年轻的楼房倒下去,一座座小高层谄谀地竖起来。自相残杀其乐陶陶的四合院没有了,遮阳挡雨的参天古树没有了,小孩们的乐土没有了,鸟儿们的故里没有了,汗青文明、人文和谐的氛围没有了,有的只是不断收缩的愿望和不安躁动的魂魄,竖起的钢筋水泥鸟笼一样软禁了本身。

  小镇、小城都没有找到木樨树,仅在小城的一座微型广场公园里看到一株被斩首断臂、秃着躯干的古樟树,明显是从乡野“俘虏”过来的,用于点缀都市的脸面。许是故乡难离,新发的几枝嫩芽曾经枯萎,在喧闹、急躁的都市里徒作不屈的抗争―――它的魂魄还留在清新憨厚的乡野,与躁动的都市水乳融会。

  影象中生气勃勃的木樨树啊,如今你落在那里?

联系邮箱:1390477380@qq.com 客服QQ:1390477380

2002-2019 Copyright © 恬园散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