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满仁爱的树散文随笔

2019-09-05 23:56 关键词:散文随笔 分类:散文随笔 阅读:239

  金风拂颈,凉意满怀。秋日的枝头挂满了轻飘飘的果实。而在这个美的季候,尤其美妙的,是这个玄月里有一个值得留念的节日――――――西席节。

  这很多年过去,影象中最难忘的,还是初三的化学老师――――张老师。

  张老师叫甚么,早已不记得,只记恰当时的张老师最多也就是四十多岁的年纪,他个子矮小,脸色乌黑,消瘦的身躯在北风中总是显得有些薄弱,又圆又小的脑壳上头发稠密,一双半眯着的小眼睛却总在浅笑着。于是,就有调皮的同窗给他起了个绰号――――茄子头。

  那时候的我,别的科目都学得很好,惟独化学甚是含混,那些界说公理总是搞不明白,每次测验都方才及格。张老师独自教了我几次,可我越不会越不肯意学,化学成绩越来越差。我的同桌是一位从外埠转来的补习生,成绩好的不得了,张老师特别喜欢她――――――这从张老师的眼神里便可以看出来:每次见到她,眼里都是慈祥的近乎于宠爱的笑,而看我的眼神,则是一种轻视的,看不起的神色,好像在说:你别的科目都好有甚么用?化学考欠好,照样不能考高分。

  覆盖在他的“这类眼神”当中,我的内心却掀起了很大的波澜,一股被鄙弃的愤怒充溢着一向要强不甘落后的心灵。于是我悄悄起誓:一定要学好化学,不让这个“茄子头”看不起。我开始认真的学化学,从书的第一页开始一个界说一个公式的学起,一道题一道题的练习,不会的宁肯问同桌也不肯去问张老师。我在心里悄悄的和张老师较劲,张老师呢,还是一如平常的淡淡的看我,一如平常的向我同桌绽放笑脸。

  工夫不负故意人,那年的中考,我以全乡第二名的成绩考取省属中专,而最令人高兴的是,我的化学考了满分!去黉舍看分数的那天,张老师高兴地几乎要抱我一下,但终归没有,只是脸上绽放花朵般的笑,对我我说:“太好了,你考得太好了。”那时,我早已被幸运和羞怯打击的不会措辞,却还记得张老师曾经的眼神,只是对着张老师笑了笑,跑开了。

  如果,没有前面的工作,我永久都不会晓得工作的真相而一直误解张老师。

  等待登科通知书的时候,同桌来我家玩,偶然中我提及张老师鄙弃的眼神,同桌朗声笑了。她说:“张老师怎样会看不起你呢?你晓得为甚么每次你问我题目当时我讲不清楚,第二天就可以详细的解说给你听吗?那是他看你别的科目都很好惟独对化学没兴趣,才想起的激将法。张老师和我说好了,若我会就由我来教你,我不会,张老师讲给我,我再讲给你。这个法子果然有用!”被骄傲和自负涨满的心忽然的被一股暖流悄悄的灌溉。张老师宁肯忍耐着被门生误解的痛苦,仍然无怨无悔,用本身爱的胸怀,为他的门生创造了一个奇特的升华空间。

  韶光荏苒,转眼已曩昔二十年。因为黉舍的搬家,再加上本身内向羞怯的性情,二十年竟然都没有再见到张老师。年年岁岁花类似,岁岁年年人差别,这些年张老师不知已送走了多少门生,我只是他一无所获的枝头最不起眼的一个,但是,他的树上挂满了仁爱,枝叶布满了鼓励,天空飘满了慈祥,给无数个我如此的小孩以最切身的爱和鼓励。

联系邮箱:1390477380@qq.com 客服QQ:1390477380

2002-2019 Copyright © 恬园散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