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昆华散文集《香格里拉草原上》

2019-09-02 23:56 关键词:抒情散文 分类:抒情散文 阅读:327

张昆华是云南省获奖无数、申明远播的彝族老作家。他在80多岁的高龄,仍笔耕不辍,于客岁出书了散文新作《香格里拉草原上》。这是他的第9部散文集。《香格里拉草原上》是“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发展工程出书扶持专项”项目扶持下的创作效果。云南省作家协会的申报看法是:“这本《香格里拉草原上》是张昆华近几年新作选编,不管思想性还是艺术性都到达新的高度,特予推荐。”

这部散文集包孕31篇散文,加上自序“记忆与文学”,总计32篇。绝大部分是纪实性回忆录。作者在自序中说到:“如果说青年人的文学创作是去群山之间探访众水之源,中年人的文学创作是在大江大河中搏击风波,那么,老年人的文学创作就是在走过的人生门路上转头再去挖掘一眼眼深井,让影象的泉水徐徐沁出……”“影象老是在故意或无意当中获得”,“步入老年后,我常使用影象之水实行心灵的浸礼,迎来散文创作的茂盛时期”,“感谢影象!因为影象是糊口,是人生,是文学”。

我之以是具体引述作者关于影象的论述,是因为它是我们赏读这部作品的秘钥。《香格里拉草原上》里最精炼的,无疑是关于影象的篇章。第一篇《那年泼水节》,就是让作者“久久难忘,铭刻于心”的1961年的泼水节。那一年4月中旬,是傣历1323年新年,也是古老的泼水节,作者在西双版纳州府景洪,亲历亲见了周总理陪同缅甸吴努总理,与市民一起过泼水节的盛况。“周总理穿着一身傣族衣饰,头上扎着水红色绸巾,完全像一个慈祥的老波澜(波澜,大爹之意)。他笑脸满面地端着银碗,用凤凰树的一枝绿叶蘸了蘸碗里的水,向四周的人群悄悄地倾泻着雨点般的水珠。”“那水花在亚热带阳光的晖映下,飞舞起一道道美丽的彩虹,周总理就像是披挂着彩虹的菩提树!”相隔48年后,作者将周总理的亲切、慈祥与仁慈,以及他与民同乐、与民同庆的形象,描写得栩栩如生。

《鸡鸣三省唱曙光》描写了1935年春节的第二天,中央赤军在总部驻地“扎西”“花房子”举行的“中央常委处理领导权交代的集会”的考查与追想。这是中国共产党汗青上一个生命攸关的迁移点。据昔时周总理的警卫员范金标回忆,“奇巧而又实在的是,集会结束时,花房子的几只雄鸡纷纷跑到门前的场子上,不约而同地拍拍同党,引颈啼鸣。”在这“鸡鸣三省”之地,真是“一唱雄鸡天下白”,让赤军指战员看到了光亮的前途!

这两篇作品,第一篇是经过事(泼水节)写人,写周总理的精神风貌;第二篇是经过事(集会)写史。作者对史实的考查极为过细、认真,做到了实在性、汗青性与文献性的有机统一。从题材上说,具有重要的汗青意义与代价。

集子中写得最多的是人物,是对重要汗青文明人物的记叙。《访问张冲将军旧居》一文中,将张冲将军在台儿庄会战中的威猛、在保卫云南金库时的忠实、在主管云南盐务时的奉公守则写得极尽描摹。寥寥几笔,却实在感人、使人佩服。

张昆华这部散文集合,最具浏览魅力的是《林徽因的龙泉韶光》。作者经过周密的实地考查、史实材料查阅、对林徽因作品与手札的浏览,以及对与林徽因关系密切的梁思成、金岳霖和外国朋友等的日志、回忆录的检阅阅兵,实在、周全、公允、客观地复原了被胡适称为“中国一代才女”的林徽因。她不仅在国徽、天安门人民好汉留念碑的设计等工作做出了杰出贡献,而且对国家文学的发展也产生了不小影响。她和梁思成、金岳霖之间的关系也被写得饶有兴趣。

在写人的散文中,不能不提到《雷漫天人生如琴》这一篇。这是一篇人物纪实,写飘流提琴家雷漫天的悲剧人生。他本来是一个在茶室卖艺的小提琴手,当云南王龙云发明他的琴艺天才后,主动出资送他到法国去学习,因为他深谋远虑,抛却了留学,挑选了到香港去演出;当他穷途末路时,滇军名将龙泽汇推荐他参加了解放军13军文工团。再以后,他染上了一些难改的恶习,只好又回到茶室去卖艺了。因为吸毒,入不敷出、难认为生时,不得不分两次卖掉心爱的琴弓和小提琴,最后在贫困交集中归天。作者在追随到小提琴的下落后,曾想购来葬在雷漫天身旁,了却雷漫天希望保卫在其小提琴身旁的遗言。但是,已无法找到他的泉台了。整篇作品以小提琴为情节线索,谱写了一个悲剧性格的小提琴手和他那把传奇小提琴的悲情命运。从作品艺术构想的完整性、情节的丰富性、人物性格的生动性等各方面看,这篇散文完全可以称为优秀的纪实小说。

除了写史、写人的散文,张昆华写民族场景与民族风情的散文也很不错。特别是《香格里拉草原上》这篇散文,描写了香格里拉灼都草原上的歌舞酒会。从男人部署篝火、女人摆酒与食物写起,写了男女喝酒的区别、喝酒的递次以及喝酒的内在、歌舞排场的壮观等等,作者极为详实地描写这些场景,将歌舞会的盛况、民族风情、社会交际等融为一炉,美妙、温馨、激扬、和谐,令人动心动容。

散文家秦牧曾说过,一个作家应当有三个仓库:糊口的货仓、常识的货仓、言语的货仓。张昆华的生活、常识、言语货仓的库存都非常丰富。以是,不管他描写甚么题材的作品,通常涉及汗青、文明、诗词、传说等,都是信手拈来、如数家珍。让读者在获得美的享用之时,开阔了视野、丰富了经历、增加了常识。比方他写茶花的两篇散文:《拜访楚雄茶花树》和《名流名花红山茶》,就是其典范代表。

《拜访楚雄茶花树》中,他对茶花树的栽种汗青、形态特征、生长习性等常识掌握得清清楚楚,而且将历朝历代帝王、官员、名流、墨客的题咏倾情道出。他在细述了楚雄紫溪山茶花的来源、发展汗青后,进一步史海钩沉、旁征博引,将云南省和楚雄各地著名茶花树逐一详实引见。看了这些如数家珍的茶花常识,你会怀疑张昆华的身份:他究竟是文学家还是植物学家?

他的《名流名花红山茶》经过对“昆明有关的名流名花红山茶”的寻访,揭露了昆明市辖区著名茶花树的栽种汗青和诸多史实,特别是诸如杨升庵、唐泰、徐霞客、林则徐、郭沫若、杨朔等人对昆明黑龙潭、晋宁盘龙寺、西山太华寺、华亭寺等地茶花的诗词歌吟的引见,让我们大开眼界。林则徐写昆明城东金马山万寿寺茶花的诗长达56行,很少有人得知其祥,昆华在作品中全文引出,让人饱享眼福。

可以说,这部作品的汗青性、文明性、学术性特别凸起。他把糊口现实、汗青史迹、文明内在、人物性格、科学考察、史海钩沉等等有机地融为一炉,使作品的内容丰富、内在丰富、线索鲜明、细节生动,代价多面。这类综合素质是散文作品中难得一见的。可以说,这是这部散文集有别于其他散文作品的非凡代价地点。

总之,张昆华这部《香格里拉草原上》,对史实的记叙、对常识的引见、对历史的钩沉、对人物古迹的追想,严肃认真、仔细求证。读者读后一定会觉得劳绩满满。固然,其实不是说这部散文就尽善尽美了。在我读来,有的篇章其考证性、汗青性、学术性甚至超出了文学性。特别是张昆华的行白话语,过分于松散、精密、周圆,科学论文式长句较多,不熟悉张昆华笔墨风格的读者,浏览时,大概一时难以顺应。

联系邮箱:1390477380@qq.com 客服QQ:1390477380

2002-2019 Copyright © 恬园散文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