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三章(精美散文诗)

2020-07-27 23:27 关键词:散文诗三章(精美散文诗) 分类:优美散文 阅读:899

《老屋》

一阵北风,吹开了老屋的记忆。北方的北方下着雪,那雪曾敲过老屋的门,他们的情话挂在屋脊上,如今长出了一颗无名草,草的方向指着北方。

青愣愣的屋脊,除了情话还镌刻着雪的模样。冷冽冽的诗意总不经意就流出老屋的双唇,斑驳了山墙,打湿了花椒树,逗撩着老鼠蟑螂,摇痛了屋顶的那颗无名草。

佝偻身躯的无名草,把自己矮下去,矮下去,直到匍匐在瓦砾上。她怕戳碎了雪,雪一直说要去北方。雪说黑屋梁会弄脏梦想,冷风会吹散体香。

雪去了北方的北方,老屋日夜透亮。和老屋一样透亮的还有母亲,她佝偻着身躯和草一样,矮成了匍匐的模样。

母亲说,草的名字叫做--守望。

散文诗三章(精美散文诗)

《冬来了,你还不来》

在冬的入口挂一条红丝巾,聚集所剩无几的温度,和菊香缠绕成棉,缝制冬衣。想要收获一片雪花,写上你的名字,藏在衣角,湿了棉絮,染晕成画。

西风吹起,村口的老树抖擞不已,树下蜡像如你。空洞,迷茫的眼神总在张望,西风没有消息。北风理也不理,只管哗啦啦地吹,在林子里,在小河边,在田间地头,在怀里。

你想要住在树上,看一片云上刻的是谁,看一片叶子写的是谁,看烈日暖阳抱着谁,那这人定是世上的宠儿。

你不是,你只是住在树上,仰望幸福的人。红丝巾印着发黑的脸庞,你终于憋出一句话,娘,冬来了,你咋还不来?

散文诗三章(精美散文诗)

《母亲和寒号鸟》

左手冷风,右手雨雪,冬大张旗鼓的来了。一拨人开始埋怨,如我,如寒号鸟。另一拨人已准备好,如母亲。她已穿上棉袄,棉絮撩起的烟雾,钟沙罩样的坚固。她给小孙女也裹上了棉袄,这孩子拍手叫着,跳着,笑声绕着房梁,惹来了我的烦恼。

我已咳嗽数日,不想喝药,药也是毒。心里碎碎念,不想动,不想动,一动就有风穿过喉咙。女儿捏捏我的衣角,龇着牙笑,她说风最喜欢我。是的,我抓住了风,它在我的脖子里散步。我恶狠狠地甩出去,风耍赖地笑,你这身单衣薄是我的依靠,我才不走。

母亲没有笑,她拉着我,看墙角数梅,白雪压顶。逼着我喝冰糖雪梨,苦口良药。帮我围上围巾时,她裂口笑:咱不做寒号鸟!

我被戳中的心痛了一地,在炉火缭绕中被母亲拾起。

散文诗三章(精美散文诗)

联系邮箱:1390477380@qq.com 客服QQ:1390477380

2002-2019 Copyright © 恬园散文网 版权所有